| 首页 | 繁体中文 | 会员注册 | 会员登录 | 建议留言 |
网站首页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广告1000元/月百科导航

广告联系QQ:453809000  企业网址导航文章频道短文摘抄星野亚希(Aki Hoshino)性感内衣床上私房照

星野亚希(Aki Hoshino)性感内衣床上私房照

文章分类:短文摘抄   编辑:企业导航网   来源:互联网   时间:2014-9-2 11:32:33   人气:536   分享到QQ空间   收藏到QQ书签   推荐给朋友
   地瓜煮熟以后,甜甜的,绵绵的,好吃。现在城市里经常有人卖烤的地瓜,不但甜,绵,而且有股香气,更好吃。
  
  然而地瓜不能多吃。
  
  地瓜的主要成份是碳水化合物和淀粉,吃多了会反胃,老百姓叫“烧心”。我小的时候,全国都在“穷过渡”,“瓜菜半年粮,鸡屁股是银行”,这“瓜”,就是地瓜。那时,还是生产队时期,一开春,队里就组织劳力上山刨地,地刨好后,再打起约30公分高的地瓜垅。长长的地瓜垅,远看如集体冬眠的蟒。地瓜就栽在垅背上。从暖棚里运来地瓜苗,男劳力一字排开,栽地瓜。这种活看似简单,其实也需要小小的技巧:将瓜苗用拇指和食指捏住,其余三指并拢,如利剑般插向土中,深约10公分吧,放下瓜苗,手离土的瞬间,顺势挪出一个窝来。被称作“半劳力”的妇女就负责挑水。挑水要走很远。一担水约有五、六十斤重,从水源地挑到地边,已累得气喘吁吁,还要迈过一个个地瓜垅,有些妇女个头矮小,两只大桶走平地都几乎挨着地,要过地瓜垅,真是难为。常常是桶翻人倒,惹得大伙一阵哄笑。小孩子就拿个水瓢,专伺浇窝。浇窝虽然简单,但也要注意每个窝的水适量。过少,瓜苗喝不足,易干枯;过多,瓜苗高兴了,但挑水的人不愿意:“小子哟,骑驴的不知赶脚的苦,你去挑担水试试吧。”因此,浇窝的也战战兢兢。
  
  地瓜栽上了,管理倒省事,除了下雨过后要锄一遍草外,就由着它长。一直到秋天,两、三场冷霜一打,地瓜叶就搭拉下脑袋,草鸡了,表明生命已到尽头。这时,队里便开始组织收地瓜。把地瓜从地里刨出来,用独轮车推着,挨家挨户地送。说起来,地瓜属于“小姐身子丫环命”,虽被算作粗粮,却娇嫩,尤其是皮,一碰就破,破了就长黑斑。因此搬运时得小心翼翼。地瓜又要求温度适宜,怕冷,也怕热。分到各户后,大家就来个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,有的摞在炕头上,有的放在地窖里。我家那时人口多,分的地瓜也多。父亲在西屋挖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窖子,专门用来储存地瓜。地窖满了,剩下的就分别摞在东西屋的炕头上,那“地瓜墙”比我还高。有时我们兄妹在炕上打闹,不小心将地瓜墙撞倒,轻则招来一顿训斥,重则得挨笤帚疙瘩。
  
  (二)
  
  三年困难时期,全国人民饥寒交迫,胶东这个原本富庶之地,连地瓜也不够吃了。春天的时候,我和哥哥去撸柿树叶、杨树叶、槐树叶,回来后,母亲用水泡上二、三天,除去涩味,然后将树叶剁碎,和上丁点玉米面,做菜团子充饥。人越饿,越感到春脖子长,眼看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,队里分摊给父亲一份活计———耕春地,给我们家带来了一线生机。
  
  耕春地,就是准备栽地瓜了。这些地,大部分是上年种过的地瓜地,虽然在秋后被人复收过(胶东人谓之“揽”),但智者千虑,总有一失,再怎么翻,也没有犁铧那么均匀。父亲到地里牵牛一试,发现有不少地瓜还埋在地下。于是,就令我挎上篮子,每天跟他去地里捡地瓜。那年我7岁。父亲使着牛在前面耕地,我踩着父亲的脚印,狠瞅着犁铧下新翻起的土,一见有了红红的地瓜泛上来,便如获至宝,赶紧弯腰拾到篮子里,有的地瓜被犁划成了两段,有的只有拇指粗细,也统统拾到篮子里。经过一个冬天的严寒,浮在地表的或比较浅的那些地瓜,都冻烂了,有时看到一个很大的地瓜,伸手去拾时,却发现已经坏了,就觉得很惋惜。有的虽然受了冻,但还没有全坏,父亲也让我把它收起来。篮子里的地瓜多了,就把它倒到带来的麻袋里。收工时,父亲赶着牛,扛着小半袋地瓜,和我一起回家。一天又一天,我跟在父亲后面,捡呀捡,捡呀捡,走过了不知多长的路。捡来的地瓜,极不规正,母亲就用礤床儿打成地瓜丝,做稀饭。我们家几乎天天晚上喝地瓜稀饭。说实在的,在那种岁月里,全家无人成为饿殍,安全渡过了春荒,有我很大的功劳。
  
  (三)
  
  隔年的秋天,粮食大丰收,老百姓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了。父母看年景好转,便养了几头猪,预备着长大了好换钱。为了节约粮食,姥姥每天带着我,赶猪上山,让它们在收获过的花生地或地瓜地里觅食。猪们在地里拱来拱去,吃得津津有味。我和姥姥则一边看猪,一边揽花生。有一天,快晌午的工夫,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接着狂风大作,姥姥大喊:“要下雨了,赶快往家跑!”我们二人就急忙赶猪下山。说是跑,可姥姥是小脚,如何跑得动?只能任凭大雨肆虐。生产队的人们,顾不得队长乱嚎,顿时作鸟兽散。妇女、孩子们赤手空拳,跑得欢快。苦的是用独轮车推地瓜的壮劳力,他们顶着风雨,往山下奔。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,不听使唤。我和姥姥挎着篮子,赶着猪,走不快。雨越下越大,还夹杂着闪电和冰雹。我平时就怕下雨,尤其怕打雷。因为听老人说,谁如果干了坏事,下雨天时,老天爷就会把谁用雷劈死,叫“天打五雷轰”。我从小不敢干坏事,但却怕遭雷击。心想,如果雷把我劈死了,人家一定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,我岂不成了冤鬼?因为这,一听见打雷我就紧张,躲在家里,不敢出来。这一天风雨来得骤然,我一下子暴露在荒山野外,那个恐怖的念头缠绕着我,真是好怕。一边走,一边大哭。突然,我在路上发现了几块大地瓜,我知道,这是从前面推车人的车篓里颠出来的。赶紧止了哭,弯腰拾起地瓜,放到篮子里。再继续往家走,风暴、闪电、冰雹继续猖狂,我又吓得大哭,哭着哭着,仿佛是有意安慰我似的,路上又出现了地瓜……就这样,一路上,没有地瓜时,我就哭,见到地瓜,就止住哭去捡。好容易回到家时,篮子里竟快满了。
  
  俄罗斯有谚:“谁记得一切,谁就感到沉重。”一晃四十年了,关于地瓜的记忆,竟伤痕般地清晰。是不能忘,还是不敢忘,说不清。
  
  孙   贵  颂

以上文章由 www.26825.com 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

 文章星野亚希(Aki Hoshino)性感内衣床上私房照由本站会员【admin】发表 
上一篇:真锅薰(Manabe Kaor...  下一篇:星野亚希(Aki Hoshin... 

更多 【相关文章浏览】

【每日阅读排行】

【每日热门站点】